主全职
CP:叶蓝、周江、喻黄、方王、韩张、林方、双花、双鬼、高乔、卢刘、包罗、等
比较杂食 嘿嘿~
叫我幺夭就好呀~
日常搞事群:369677053 敲门砖:报出你喜欢的CP
欢迎全职宝宝来玩啊~

【双花塔罗牌24H/11H】正义

正义

 01

    这个城市的夜晚,热闹非凡。商铺的橱窗里亮着灯光,沿街的一些小摊贩前都排满了人,路人的行人三五成群,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脸。

一名身穿黑色斗篷戴着兜帽的男人在人群中,显得格格不入。时不时的被身边路过的人用诧异的目光审视,但男人似乎并不在意。

穿过熙然的人群,男人走向了一条偏僻的小巷。几个拐角之后彻底看不到外面的灯光,听不到街道上的声音。

男人停下脚步,谨慎的观察了一下四周,到了一扇有些破旧的门前,借着月光看清了门上的标志后推开了门。

门里是更深的黑暗,窗户紧闭,没有灯光,就连月光都只能透着半开的门进入一点点,但根本不足以看清屋内的陈设,只能隐约看到某处有疑似桌子的物品。

男人目光落在那处,随后关上门隔绝了唯一的光亮,在黑暗中他精准的走到桌子边上,拉开椅子便坐下了。

约摸过了三分钟,安静的屋子里有了响动,随即出现了一抹光源。男人往声源看去,只见一位老者提着一盏油灯出现了。

“是孙哲平吗?”老者询问。

“是我。”

老者慢慢的走近,将油灯放在桌子上,从胸口的口袋中摸出一副塔罗牌,摊开摆在孙哲平面前,“开始吧。”

孙哲平皱着眉看了一眼面前的塔罗牌,随手抽了一张翻开。

 

02

一个女人端坐于石椅上,背后两根石柱。右手握着一把剑端朝上的剑,左手拿着一副天平。

“正义。”老者看了一眼牌,然后继续道:

“正义 JUSTICE 代表结果的出现、诚实、负责任。也代表你最近成功处理了某项难题。

正义意味,这是一段你为你的人生决定负起责任的时光。 ”

听了老者的话,孙哲平依旧是很疑惑。看出孙哲平的疑惑,老者指着牌。

“她手里的剑和天平,暗示她能够识破现实的假象,而理解时间的真正原因或共同的正义。”

“这与我的任务有什么关联?”失去了猜谜的耐心,孙哲平直截了当的问。

“正义牌的挑战即是做出公平而正当的决定。正放的剑展示出其两面刀刃,代表对生命的二元性的理解,以及你应该为目前的境遇负起应付的责任。”老者没有直接回答,自顾自的解起牌。

“公平而正当的决定?应付的责任?”孙哲平重复着这两句话。

“没错,你的牌是正位牌,意味着:明智的决定、看清了真相、正确的判断与选择、得到公平的待遇、走向正确的道路、理智与正义战胜一切、维持平衡的、诉讼得到正义与公平、重新调整使之平衡、不留情面的。”

“明白了,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。”孙哲平松开了在桌下悄悄握紧的拳头,起身准备离开。

“之前来的小伙子也抽的正义,不过他抽到的是逆位牌。”老者说着,成功让孙哲平停在了原地。

“张佳乐吧,那小伙子应该是这名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逆位的解读是:错误的决定、不公平的待遇、没有原则的、缺乏理想的、失去方向的、不合理的、存有偏见的、冥顽不灵的、小心眼、过于冷漠的、不懂感情的。

我想他应该是遇到了大麻烦,你是他朋友吧,你会帮他吗?”

“谢了。”孙哲平没有多说,迈开脚步往门外走。

“一旦你做了选择,它就会影响到你的将来。切记这一点。”

孙哲平抬手摆了摆,示意自己知道了,打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

03

“大哥哥,我们会不会死啊?”小男孩双手捧着包子,一边啃一边啜泣地询问着身边的人。

“你放心,哥哥好保护你的!”张佳乐吃下最后一口馒头,揉了揉小男孩的发,语气坚定的说道。

“他们为什么要害死爸爸妈妈还不放过我啊?”好不容易止住了眼泪,带着哭腔,小男孩小心问着。

“因为他们都是些自以为义,满口正义却做尽坏事的大坏蛋,哥哥之前也被他们骗了,也不知道之前做的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。没有阻止他们伤害你的父母真的很抱歉。”张佳乐满眼愧疚的看着小男孩。

“我相信大哥哥是好人,而且大哥哥一路上都在保护我。”小男孩十分懂事的安慰着。

“快点吃吧,吃完休息一下,一会儿我们还得赶路。”张佳乐笑了笑,递给小男孩一个水壶。

这是他们逃亡的第三天,追杀他们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赶上,张佳乐不敢这这停留太久。

小男孩睡下后,张佳乐轻声走向窗边,小心查看外面的动静。

他们此刻在的地方是一栋废弃的大楼,张佳乐带着小男孩爬上了高层,挑了处视野好,方便观察的房间。幸运的是,这个房间还保留着一些家具,正好可以给两人好好休息一下。

确认外面一切安全之后,张佳乐靠着墙坐下,闭上眼睛打算小憩一下。

 

04

没有给两人休息太久的机会,张佳乐很快就被外面的动静惊醒。站来小心的看着窗外,张佳乐大叫不好。

楼下几个人正打算进入大楼,张佳乐摸了摸腰间的枪,来到床前叫醒男孩。

“我们怎么办啊?”小男孩尽力保持着冷静,还是害怕的颤抖着嘴唇问。

“我们从这边下去。”张佳乐抱着孩子从一处较为隐蔽的楼梯下楼,不知道是不是格外的幸运,下至七层都没有碰到敌人。

还没等张佳乐松口气,在七层和六层楼梯的拐角处,张佳乐听到了一声响动。

张佳乐停下脚步,小声的往上退了几步,掩了身形屏息凝视着楼下。看到有三个人即将逼近,张佳乐立马上楼进了七层,把小男孩安置在一个房间的隐蔽处。

“你在这待着,记得不要出声。我先去把他们引开。”

“好,大哥哥你一定要小心!”

张佳乐出了门,尽可能的发出声响,把三人往另一个房间引起。躲在门后干掉了率先进门的,张佳乐用敌人的身体挡下了几颗子弹,借机又处理掉一个。

“张佳乐!你为了这个叛徒之子背叛组织,真的值得吗?”见两个同伴没了命,剩下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,扯着嗓子喊。

“背叛?我说过了,我和你们已经一点关系也没有了,这怎么能算背叛?”张佳乐一边规划着逃跑路线,一边回答。

“你们很快就会被包围了,我劝你还是束手就擒比较好,这样我会看在我们原是同事的份上,给你个痛快。”

“谁输谁赢还不一定!”话音刚落,张佳乐就扔出一件东西,吸引住火力后闪身从另一边出了门,然后迅速的找好掩体。

双方又进行了一番交火,就在张佳乐的子弹快要用尽时,伴随着孩子的哭喊,一个高大的男子朝着他们走来了。

 

05

“哈哈,抓到了?不愧是孙哲平。”男人大笑着说道。

“大孙?”张佳乐楞在那里,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情后面色苍白地问:“你?”

“说起来,你们也是曾经的好兄弟吧?这个孩子给我,张佳乐就交给你处理了,怎么样?”男人一脸看好戏的在孙哲平张佳乐之间看来看去。

“我来做一件公平而又正当的事。”孙哲平没有理会那人,答道。

“公平正当?那么什么是公平?什么又是正当?孙哲平你真的清楚吗?清楚那些人的真面目?”张佳乐捏紧了拳头。

“我知道啊。”孙哲平笑着,举起枪。

张佳乐微眯眼睛,咬着牙齿,一动不动的看着孙哲平。

“你还在等什么?杀了这个叛徒吧,死在自己昔日好友的手下,也算…………”男人的话戛然而止。

“你?”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前的血窟窿,男人缓缓倒下。

张佳乐还是维持着那个姿势,震惊地瞪大了双眼,似乎不敢相信孙哲平会做出这个举动。

直到被孙哲平放下的男孩哭着跑过来抱住他的双腿,张佳乐才有了反应。

“我还以为你……。”

“以为我会杀了你?”

张佳乐点点头,“你一直坚守正义,而我我还没找到证据。”

“那什么是正义?”孙哲平拿出一张正义的塔罗牌,牵起张佳乐的手摊开他的手心放在上面。

“你也抽到了?”张佳乐笑了,蹲下来对着小男孩说了几句话,小男孩点点头然后坐到一边好奇的看着两人。

“明智的决定、看清了真相、正确的判断与选择、得到公平的待遇、走向正确的道路、理智与正义战胜一切、维持平衡的、诉讼得到正义与公平、重新调整使之平衡、不留情面的。”

“那老头这么啰嗦的话,的亏你还背的下来!”张佳乐想起那日老者的话。

“那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也看清了真相,做出了对的决定,负起了我该有的责任。”孙哲平盯着张佳乐,伸手抚上他的脸。

“你有什么责任?”任人动作,张佳乐手覆盖上了孙哲平的手。

“你就是我的责任。”孙哲平说着,将人拥入了怀中。

“这么多年了,我是不是终于等到你的告白了?”张佳乐红着眼眶,紧紧的抱住孙哲平。

“其实你早都知道了,不是吗?”孙哲平下巴靠着张佳乐的肩,低声道。

 

 

评论(1)
热度(24)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AKA-1 | Powered by LOFTER